7.0

2022-09-01发布:

五月天国产成人AV在线食色性也(一) 北京烤鸭

精彩内容:

食色性也(一) 北京烤鴨
冬天放假我和女友諾諾一起回國,年關在即,聚餐真是頓頓排滿,甚至約不上的只能約brunch,口腹之欲大大滿足,當然也少不了暖飽思淫欲。諾諾和我的親朋好友都多,各去各的飯局,倒也相安無事。每年平安夜,大伯都會約一幫老同事吃飯,今年省秘書長樊常委正好有空,于是叫上我爸和我去做陪。走進包廂,大伯看我一眼,略有失望:“二哥一個人來?怎麽不帶女朋友?”(我家以前是也算大族,出過狀元,遠房姻親還能搭上軍機大臣,按舊社會習俗,小字輩男丁叫哥,我行二,遂叫二哥) 我心裏大大的白眼:帶來給你們這群老淫棍陪酒,說不好又得陪睡(前女友舊事,改日再說哈哈)。我爸接話道:“這小子又換人了,元旦帶來給你看看。” 晚飯倒是異常輕松,樊常委難得回家,中午跟市領導已經喝高了,大伯和我爸酒量非凡,基本沒我的事兒,于是八點多早早地回了家,靠在沙發上醒酒,迷迷糊糊睡著了。

到了十一點多,諾諾回家,看我躺著,急匆匆地往裏面衛生間去。我被她開門開燈吵醒,看她今晚居然妝容特別精致,來了興致說:“幹嘛呢,玩這麽晚回家,也不陪我坐坐。今兒吃啥了?” 說罷也往浴室裏鑽。諾諾在脫衣服,忙把我推出門:“北京烤鴨” 一聽我反而起了心思,本地人(小弟江南人)其實對烤鴨並不算熱衷,沒有大董,好吃的只有一家,可那家是酒店裏的餐廳,吃完樓上就能開房啊!我一把拉她出來,摁在床上,問道:“跟誰啊?去的哪家啊?” 她愈發顯得神色慌張:“就一朋友!好幾年不回國了,地方我都不認識,他開車來接我,我哪知道在哪。” 我手上不停,把她的羊毛長裙往上撩,她反而動了情,眼波流轉,在我臉上親了一下說:“乖,讓我洗個澡,再跟你玩。” 盡管她努力克制自己的神情,我卻發現她妝色正常,口紅沒了!更加笃定有故事,我壓在她身上,強行打開她的大腿,摸到內側,滿是細細密密的汗珠,內褲濕透了。我黑著臉說:“除了吃鴨,你是他媽還吃了雞啊?” 這時諾諾不掙紮了,情知瞞不過我,認命地跟我講了北京烤鴨的故事:

那個男人,就叫他趙先生吧,是她媽媽的朋友的兒子,以前她在倫敦做交換生的時候認識的,聽說她回了國,便約出來吃飯。趙先生車上還算老實,到了包廂裏,看她今天豔光四射,胸前高挺 (諾諾大概是38C或者36D,因穿了毛衣,又特別挺拔,所以顯得不同尋常得大),給她脫大衣的時候從後邊一把攬住她,往她敏感的後頸吹氣,又用手指輕輕的撓她胸部下沿。

諾諾當場就軟在趙先生懷裏,幸好在公共場所還有幾分理智,不停挪動身體想要掙脫,豐臀隔著裙子不停地蹭在趙先生的褲裆上。趙先生被蹭得邪火更加旺盛,兩臂緊緊地抱著她。見無法掙脫,諾諾鬼使神差地來了一句:“現在不行,服務員要進來了。” 說完服務員還真敲門了(也不知道是不是聽見了裏面的動靜),趙先生只好拉著她上了座,一本正經地讓服務員直接按低消配菜,沒事不要打擾。

門關上後,諾諾還在整理頭發衣服,只見趙先生直接把雞巴掏出來說:“把我蹭得這麽硬,總得讓我消消火吧,否則這飯咋吃?” 又直接站了起來,雞巴直挺挺地豎在她面前。女友的易上體質此時真是體現的淋漓盡致,一吹氣一襲胸,整個人就被成功撩撥了,又蹭了半天,內心已經蠢蠢欲動,下面也濕漉漉的,趙先生又說:“快點,等下熱菜好了服務員又要進來了。” 情急無奈,諾諾讓他坐回去,自己跪在餐桌前,用桌子擋住門口的視線,一手托著精囊,媚眼如絲地望著趙先生,一邊含住了已經勃發滾燙的雞巴,開始上下聳動。

弄了一會兒,一個服務生推著頭推車進來了,後面還跟著一個大廚,諾諾想要起來,卻被摁住頭,往下一壓,雞巴直抵喉嚨口。她被頂得一顆趔趄,跪不穩當,幹脆兩手撐著椅子邊緣,整個人趴在趙先生大腿上,又怕拔出來發出聲響,只好繼續口交,更不敢大口喘氣,嘴角全是晶瑩的口水。而趙先生則面不改色地掏出手機,開始拍廚師片烤鴨。

聽到這兒,與其說怒不可遏,我更像是性欲勃發,女友奸情被證實的複雜情緒劇烈刺激著我的大腦皮層。我掏出雞巴,撥開內褲,頂在已經能滴出水的陰唇上。或許是因爲漲得太大,而諾諾身材豐腴高挑,其實骨架特別細小,陰道口極窄,我試了好幾次,終于把龜頭塞了進去。裏面卻是別有洞天,無比滑膩,順著慣性一杆進洞,直接給我頂到了子宮口。我興奮歸興奮,也稍微有些惱怒,畢竟女友輕輕松松給人拉出去打了一發嘴炮,倒是顯得我餵不飽她:“他是不是雞巴特小?你又不會深喉,一口居然還能包住。吃完你們開房了沒有?” 諾諾一邊被我啪啪啪地快速打樁,一邊語無倫次地哄我:“沒你……啊……沒你的……輕點輕點……痛……沒你的雞巴大…….啊啊……沒開房……平安夜不提前預定哪裏有房啊啊啊啊啊啊……” 我雖上頭,但是神智清明,說來也怪,不打炮的時候特別想幹,幹上了反而只剩下機械運動,腦子轉得飛快,不知道院友有沒有類似的感覺。諾諾雖然易上體質,一碰敏感帶就濕,也算是交友不慎的極端了,是個男的見了都想勾搭一下,可趙先生是怎麽知道她後頸敏感,而且一般的朋友,怎麽敢公共場合直接摟摟抱抱掏雞巴?我罵道:“還不跟我講實話,你們是不是以前睡過?” 諾諾一聽,估計是想起什麽,居然身子一抖,直接噴了!

我倒是給她氣笑了,拔出雞巴,下面的床單已經淌滿了她的淫液,換了個幹的地方躺下,讓她坐上來。諾諾知道敏感的身體又不由自主地出賣了自己,只好乖乖地扶著我雞巴慢慢坐下,我用力向上一挺,她又大叫了一聲,趴在我身上,任我深深淺淺地邊幹邊問:“什麽時候睡的?以前睡過,食髓知味,你別告訴我他今晚就能忍住。” “倫敦…倫敦的時候睡過,那天我媽讓我見見他,一起在麗茲喝了下午茶,喝完上樓就幹了,我宿舍還沒安排好,幹了叁天叁夜,沒出過門,都是酒店叫餐,他還想讓酒店服務生幹我……啊!我後來幾天路都不會走……”“沒騙你,他是沒開成房,我又急著回來,送我回來的時候,在車上,停在家門口幹的。”

“下了車他硬把我拉到後座,我看屋裏沒開燈,以爲你沒回來,他把後座放平,把我的裙子撩起來,扛著我的腿幹了一會兒,車窗上全是水汽,我怕車震得太厲害讓鄰居路過看出來,就讓他躺下,我趴在他身上動,這樣好點,不怎麽晃,就跟現在的姿勢一樣”

“戴套了?”“戴了,我出門的時候帶在身上的,他也沒你持久,我怕你回來看見,稍微扭了扭腰他就射了。我進來看見你車在院子裏,在門口吹了會兒風,等汗幹了才進來的,Dior的粉底是真的好,出這麽多汗都不脫妝” 我是真他媽的服了,這女人這時候還在想自己的化妝品!還他媽的特地帶了套出門,明擺著就是出門給我戴綠帽去的!諾諾看我一臉無語,明白我氣消了,笑吟吟地湊在我耳邊說:“快點,我又要來了” 這話勝過所有的感官刺激,勾起了無窮的欲望,我這時候才感覺她的陰道口箍在我的雞巴上,勒得我發痛,便把北京烤鴨抛之腦後,加快速度。沒弄幾下,她柔柔軟軟的身子一僵,又抖了抖,水全噴在了我的大腿上。躺了一會兒,她去洗澡了,我打開她留在床上的手機,只見趙先生新發了條朋友圈,“凱悅烤鴨不錯,服務也到位!” 把視頻聲音調到最大,似乎能聽見我女友在鏡頭外淺淺的喘息聲。

題外話:小弟第一次發帖,還請各位院友和大佬多多指教!其實動筆純屬意外,完全是寫論文寫得肝腸寸斷,想換換腦子(課題地緣政治和歐洲曆史 有相關專業的前輩請私信 小弟當面請教哈哈哈!) 院裏有很多文筆情節俱佳的好文,所以寫完忍不住也請大家一並點評,望不吝賜教!小弟本身並沒有太多淫妻情節,也偏愛文字輕松口味清新的文章,不過本文基本取材于現實生活,和一個比小弟更加身經百戰的女友,稍有化名。

選題烤鴨也純屬意外,美國疫情嚴重,隔離了一個月,躺在床上想念異地女友的時候,偶爾還會想想吃點什麽。今天女友給我發了張烤鴨的照片饞我,遂有此文。烤鴨皮肥酥脆,蘸糖吃的快樂絕不次于打炮高潮,北京金融街羲和的一口酥配的是跳跳糖,也算是新奇口味。肥鴨和黃瓜蘸醬,用蒸熱的面皮一包,肥而不膩,更是絕味!少年時期去北京住在朝陽門的招待所,一群兵哥哥帶我去門口的小店(完全忘了店名 可能關了) 第一次知道“茴”字有不同的寫法,烤鴨也有不同的包法,口感略有差異,部隊的看似五大叁粗,其實也大都深谙美食之道。如果院友們喜歡,以後發文就選一種美食,只要夠好吃,就沒有女友不淪陷的館子! 五月天国产成人AV在线